未分類

輕小說連載-創世神-第一章-王都恩雅

輕小說連載-創世神 往前:序章 王都恩雅 我眼睛緩緩的張開,現在是躺在一張柔軟的床上。 眼前是白色的天花板,四周是木製的樑柱,我看到蘿拉大人在我的身邊,提米躺在另一張床上,這是一間兩張床的房間。 床是靠房間的兩邊擺放,中間擺放了一個小的床頭桌,床的大小可以睡的下兩個成人。 我打量完這個房間後,蘿拉大人開口和我說話。 「依莎娜,妳還好吧?」蘿拉大人有點擔心的問:「我怕強制的空間移動給你造成了不小的負擔…」 提米看起來是還沒醒來,我便趕緊回蘿拉大人話。 「頭有點沉重…」我晃晃頭後說:「不過應該是沒什麼問題。」 蘿拉大人高興的笑了,她坐到我的床邊,開始像撫摸自己的女兒般的撫摸我。 我也很喜歡和蘿拉大人撒嬌,我將臉頰貼過去蘿拉大人的手旁邊,微笑的對著她。 這三十九年來,這樣的舉動已經不知道做過幾百次幾千次了,蘿拉大人創造了一萬名精靈,在五芒星狀的島嶼上。 我們精靈族從使用石器開始到開採山脈中的鐵礦,只花了二十年,因為蘿拉大人賜予我們高度的智力,且對我們技術上的瓶頸都直接指點突破。 我們精靈族原本有五個部族,根據對魔法的適應性,有光、闇、水、火、風這五族。 我們有染色的技術,將衣物與翅膀和頭髮染成了:白、黑、藍、紅、綠五種顏色。 在島嶼上我們過著相當快樂的生活,想到之前的生活點滴,現在已經全部都被奪走了,不禁眼淚又流了下來。 蘿拉大人用手拭掉我的淚水,繼續撫摸我的頭。 蘿拉大人她自稱自己是「全知全能」的創世神。 她是這個「現象界」的「第一因」,現象界就是我們現在的宇宙,任何事物都要有其存在的由來或原因,一直往回推,沒有「第一因」會導致「現象界」的無限倒退。 聽說人類崇拜的唯一神「坎特」,是蘿拉大人創造的第一個「創作神」,她給予了坎特她最喜愛的一系列的「理型」,讓坎特創造地球、人類與眾多生物。 「理型」是相當複雜的概念,簡化的說,「紅色」有「紅色」的「理型」,「精靈」有「精靈」的「理型」,如果將「紅色」和「精靈」這兩個「理型」分化到現象界,就會變成紅色的精靈,像提米一樣,當然提米還具備很多的理型,如「瘦」與「強壯」的理型。 蘿拉大人溫柔的對著我說道。 「雖然我覺得妳的有著美麗的雕刻藝術的身材,白色的頭髮與翅膀又顯得神聖不可侵犯…」蘿拉大人摸著我的翅膀說:「但我為了在人類的都會中移動方便,將妳用我的神力偽裝成金髮的美女」 「謝謝蘿拉大人!」我感激的說:「可是我還是對同族的死亡好哀傷…」 「這就是我的不對了!」蘿拉大人說:「我因為想要讓妳們自由發展,以自己的意志選擇不去看妳們的未來。」 「沒想到等著妳們的未來竟然是如此…」蘿拉大人嘆息的說道:「我如果看了未來,妳們就像在我知道的劇本中演戲一樣的沒有自由。」 「我很不希望妳們如此!」蘿拉大人有點激動的說:「但沒想到這一點點的任性,竟然讓我創造的種族被滅族。」 「在侵略開始的時候…」蘿拉大人敲了敲自己的頭的說道:「我稍微過於吃驚,所以出手慢了點,等回過神來,只剩下妳們兩位精靈了。」 蘿拉大人從來沒說過自己是全善,或者只具備善良個性,相對的她和我無數次的重複的說道她是「很任性」的創世神。 但在蘿拉大人所創造的精靈族中,並沒有「惡」的行為存在,精靈全部都是天性善良,且只會選擇做善良的事情。 善良的標準是以蘿拉大人理型界中「善」的理型作為標準,我們有被教導過什麼是惡,但我們一絲想要為惡的念頭都不會有。 提米這時後醒來了,正在拼命的晃著自己的腦袋,似乎很不好受。 蘿拉大人過去撫摸的一下提米的頭,他便鎮定下來了,他看著蘿拉大人。 「蘿拉大人…」提米有點緊張的說:「請問這邊是哪裡?」 「人類王都『恩雅』的一棟旅館的四人房。」蘿拉大人輕聲的說:「我已經幫你們辦好入住手續了,提米你的偽裝也做好了,會是個紅髮的青年。」 「旅館的老闆是人類中第一位我的信徒。」蘿拉大人高興的說:「我只是讓她恢復年輕,她便信仰我了!」 這時候傳來了敲門聲,門外一個年輕女子如銀鈴般的聲音說道:「午餐準備好了,蘿拉大人和兩名精靈大人請來用餐吧!」 我們隨即步出了房間,原來房間是在二樓走廊的盡頭,相當隱密的一間。 二樓一共有五間房間,門是交錯著開啟著,並沒有人入住的跡象。 前兩間房是一張床的雙人房,後三間房為兩張床的四人房。 牆壁都是木製的,油漆漆地相當乾淨,但看得出來並不是高檔的住宿場所。 我們走下了木製的樓梯,樓梯嘎嘎作響,似乎房屋有點年紀了。 一樓是相當大的飯廳,和一間廚房,及旅館主人的房間。 這些都是蘿拉大人對我解釋我才了解的,精靈的世界裡並沒有旅館的存在。 但我們擁有的概念可以理解旅館是什麼。 提米似乎對於自己的無力感有很多話想說,他在大家於餐桌前就定位的時候開口了。 旅館老闆是一名年紀約二十五歲,褐色頭髮與眼眸,看似受過良好教養的淑女的一位漂亮女性。 「蘿拉大人!」提米激動的說:「請再給我機會,我一定會保護同為精靈的依莎娜和這位…這位…」 「莉耶…」旅館老闆緩緩的說:「我叫莉耶,是蘿拉大人第一名人類的信仰者。」 「是的!莉耶…」提米繼續激動的說:「我賭上最後一名火精靈的榮耀,一定會保護她們!」 蘿拉大人只是微笑著緩緩的撫摸著下巴,她似乎在思考些什麼。 我看了一下桌上的菜色,跟精靈的料理相當不一樣,摸了摸,似乎是奇特物體的製成的咖啡色固體,裡面包著肉片和黃色片狀的固體。 我相當疑惑這個東西好不好吃,用手不停的戳著這個奇怪的食物,蘿拉大人看到我這樣,似乎覺得很有趣的笑了。 「這叫做起司牛肉可頌喔!」蘿拉大人解釋的說道:「我把一些人類世界必要的知識給妳們兩位精靈好了,大概會占用妳們可愛的大腦一點空間。」 然後蘿拉大人就用手點了一下我和提米的頭,我突然覺得頭腦相當的腫脹,突然間有相當多的知識內容強硬的灌進了我的大腦內。 之後,我吃了一下起司牛肉可頌,麵包的香氣與起司濃郁的味道馬上就進入我的味覺中,然後又感受到了肉的香味,是一道相當好吃的料理。 「莉耶,這些起司牛肉可頌是妳做的嗎?」我好奇的說:「相當好吃耶!在我們精靈族從來沒有這麼好吃的料理。」 莉耶笑了笑,點了點頭,拍拍我,說: 「有機會多做一些妳沒嘗過的料理給妳吃!」 我也對莉耶笑了笑,點了點頭,表示感謝。 提米在這段期間內拼命的吃,吃完後也說: 「真的多謝款待了!相當好吃!」 蘿拉大人在我們用餐完後,開始有點嚴肅了起來,她用手在空中畫過,製造出了一把劍。 劍的型狀是雙手劍的樣貌,劍柄是兩個龍頭彎曲型成一個類似心的型狀,心型的中間鑲了一顆看起來是鑽石的寶石。 劍身是漆黑的金屬,上面有著不屬於這個世界的符文所刻的咒語,就蘿拉大人給我的知識,我知道它的意思是:「願以此劍,無堅不摧,無盾不破。」 蘿拉大人將這把看似很重的雙手劍拿到了提米的面前,只覺得提米似乎有點緊張。 「這把劍取名作『天國光輝』」蘿拉大人將劍放到提米的雙手上說:「是我以神力製作最強的雙手武器,希望你以這把劍能做到你剛剛說的誓言。」 提米似乎是知道自己被賦予重任後,立即拿著劍向蘿拉大人九十度鞠躬,說:「我絕對會保護好依莎娜和莉耶的!」 但我直接打斷了提米的話說:「我不需要提米來保護我,我自己也有足夠的魔法能力。」 蘿拉大人似乎很高興我這樣說,她將手放到我身上,我突然覺得從翅膀開始,身上魔力的紋路都相當的炙熱。 「依莎娜現在可以使用所有我允許生物使用的魔法了!」蘿拉大人高興的說:「但別隨意使用比較好,『天國光輝』平時也會因為不引人注意而隱藏起來。」 「這樣妳們兩名精靈就有保護自己的能力了!」蘿拉大人笑笑著說:「我不想要最後的兩名精靈也死亡了!」 聽到死亡,我又想到了那場的大屠殺,頓時間過去的陰影又襲來,眼淚不知不覺地又流了下來,提米似乎也不太平靜,他身體顫抖地厲害。 「妳們兩名精靈好好去房間休息一下吧!」蘿拉大人看著我們說:「這個旅館被我們包下來了,妳們可以任選房間休息,想辦法忘掉過去,邁向未來吧!」 於是我又回到一開始的房間,提米也是回到那個房間的另一張床,我們一邊默默地哭著,進入了夢鄉。 下一章節 第二章-精靈島嶼

第二次星辰之聲社團活動詳細記錄

今天社員一號疑似吃壞肚子,所以就沒辦法學吉他。社員二號去參加別的會所的運動日,等待社員三號到了2:40PM都沒出現,於是花貓拿起了帶去會所的吉他來練習。 直到3:05PM,社員三號終於出現了,花貓整個開心!因為花貓以為自己被大家拋棄了,嗚嗚! 今天還是練習周華健的「寂寞的眼」,我忘了帶修改好的譜,還好社員三號有帶我上次印給他的譜,不然今天就真的要即興發揮了! 他先彈了右手的旋律,之後左手用吉他的Power Chord(一五一)的方式彈和弦,可以見到他比上次熟練很多。 雖然右手的旋律他有地方要用左手輔助彈,但我覺得這可以接受,應該慢慢練就可以單手彈完,我們精神障礙者需要的通常不是效率,是更多的時間和機會。 然後整首曲子彈完一遍,似乎對我抓的和弦感到有點點失望,因為有一部分我確實聽不出來是什麼和弦。他突然想到他的福袋,想要大家一起來看他開福袋。 於是小魚兒、心柔、和在櫃台值班的社員一號,都跑來靜心區的櫃子旁邊,看他拆解福袋。 最後他開到了一瓶高級奶茶、一條與一包糖果、兩包餅乾、和一個玩具發條恐龍。他感覺對那隻玩具發條恐龍相當有興趣,大家好像小朋友一樣在看那隻模型恐龍走路,然後心柔展現她對玩具恐龍的專業性,讓它走超遠的! 第二次社團活動就到這裡落幕了,之後針對是否該有實習生的開會。這就不在社團活動的紀錄範圍內了!

苦練!再苦練!練到手痛手抖照樣要前進!

現在有一把好的吉他,我剩下的就是苦練了,而今天正式開始久違的苦練樂器,在練天空之城的吉他演奏曲。 用電子鍵盤我可以輕輕鬆鬆的彈出來,但吉他完全不行,吉他只是我第二樂器,程度離鋼琴與電子鍵盤差很多。 因為我鋼琴曾經苦練過,苦練過將近十年,所以現在才可以享有這樣的游刃有餘。 吉他沒有真的認真地拿演奏曲來一一的練,所以真的很辛苦,我今天為了背譜,為了彈得順,光是前兩段的旋律,就彈了將近100遍(這不是誇飾!)。 彈到吃飯的時候、打字的時候,手都在抖在痛,但我等等還要繼續練,也許我沒有人關注,也許我知名度不夠,但我想表現出的是一種努力不懈的形象。 所以我要挑戰自己不會的東西,在音樂上努力靠自己更進一步的發展。為了什麼?我也不知道,有朋友問我這樣有什麼意義,我覺得真的要討論意義的話人生對我來說一點意義都沒有,但現在我對音樂有熱情,這就是我的主觀賦予的意義。 努力,只是一個開始,只是讓自己站上起跑點的一個門檻。但我不喜歡以成敗論英雄,所以努力,也是一個最終極的目標,成敗就交給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