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世神

輕小說連載-創世神-第三章-異端審判

輕小說連載-創世神

前一章節:第二章-精靈島嶼

異端審判

在王都度過了一個月,今天一樣去王都四處走走後回旅店。

吃飽喝足後,蘿拉大人宣布了一件事情:

「坎特雖然有點後知後覺,但他也發現我在這裡了。」

「所以明天開始我們要開始逃亡了」蘿拉大人嘆了一口氣:「妳們願意跟來嗎?」

「當然了!蘿拉大人!」提米搶先開口:「無論到哪都請帶著我們!」

「我也願意!」莉耶說:「但我希望能在王都外找個村莊安身立命。」

我反而沒說什麼話,因為我相信蘿拉大人一定知道我的心意。

蘿拉大人摸摸我的頭,然後要我們去睡飽,明天開始就要真正的冒險了。

我們趕緊去睡,醒來後不急不徐的離開王都。

聽蘿拉大人說,主教派遣王國教會直屬「聖殿騎士團」,前往捉拿我、莉耶和提米。主教是睡夢中受到「大天使」米加的指示這樣做的。

「聖殿騎士團」,雖然叫騎士,其實他們是受過火槍與搏擊訓練的精良特種部隊。他們的胸口有一個盾牌型的紋章,象徵護衛坎特的信仰的盾牌。

雖然名曰騎士,但並沒有貴族的身份,現在人類經過漫長的莊園經濟體制後,破除了階級制度。

這些是蘿拉大人給我的一部分知識內容。

我們逃到了王國西方郊外姆斯村,這邊盛產小麥。

現在還在小麥的成長期,一望無際的小麥田。

「姆斯村的村長,是否可以收容這名年輕女子,莉耶,在你們村莊中呢?」蘿拉大人客氣的和姆斯村的村長說。

「她能幫上農活嗎?看似沒有很強壯,如果會刺繡及料理就太好了。」姆斯村的村長向蘿拉大人回話。

「嗯!她料理很擅長,刺繡也算很得意。」蘿拉大人開心的向莉耶說:「妳今後就待在姆斯村吧!」

「是的!蘿拉大人!」莉耶低頭領命。

蘿拉大人走到我旁邊。

「這段期間我都用神威阻止坎特的感知。」蘿拉大人似乎很得意的說:「所以我們離開後,莉耶相當安全。」

「那為何不用神威一直阻止坎特預知到我們?」我好奇的問蘿拉大人,說:「這樣一開始精靈的島嶼就不會被攻陷,我們現在也不用逃亡了。」

「一開始島嶼的事情完全是我疏忽。」蘿拉大人突然變得哀傷的說:「但現在我是想整整坎特,讓他體會一下自己的無力,我很任性吧!」

「別這樣說!」提米插嘴說:「幫蘿拉大人忙,是我們這些被創造物理所當然應該做的事。」

「真想讓坎特聽聽你說的話。他明明也是我的創造物。」蘿拉大人嘆了口氣,說道:「我們也差不多該離開姆斯村了,不然莉耶的行蹤會被坎特察覺。」

於是我們幾人繼續向西前進,由於我們幾乎都不需要睡眠,幾天趕路下來已經到最西邊的威爾村了。

我趕路的時候是用飛行的,蘿拉大人是有答應幫我隱匿行蹤,但我該前進的路還是要自己飛。

蘿拉大人趕路的時候則是很微妙,她好像站在原地,但就這樣身體不斷前進,聽說週遭的人根本不會看到我們三個。

「依莎娜!妳用飛的好奸詐!」提米在路上跑的上氣不接下氣的說:「蘿拉大人,也讓我能像依莎娜那樣飛好嗎?」

「現在你還不需要這個能力。」蘿拉大人邊「滑行」邊搖頭說:「若有需要這能力自然會給你,加油,跑步可以鍛鍊體魄!」

「怎麼這樣啊~」提米無奈的繼續跑著。 過了五天後。

「蘿拉大人?」提米趕了五天的路,累壞了說道:「妳不能用神威將我們傳送到這裡嗎?」

「提米,你也太放肆了!」我生氣的說:「哪有創造物敢這樣要求自己的創造主的!」

「那是因為妳會飛,所以妳才可以講得這麼輕鬆」說完,提米就倒地暈了過去。

蘿拉大人靠了過去,碰了一下提米的身體,他似乎睡得很安穩。

我飛了五天其實也有點累,我原地坐下來。

「妳們就在這裡休息一下吧!」蘿拉大人說道:「大概五天後『聖殿騎士團』才會趕到,那將是妳的第一場戰鬥。」

我聽完後,就原地躺了下來,一下子就睡著了,等我有印象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中午。

提米在我旁邊看我,似乎有點擔心的感覺。

「依莎娜!」提米抓著我的手,說道:「妳終於醒了,我還想說妳怎麼了!」

「你還敢說!」我回嘴說道:「先昏倒的是你耶!」

我察覺蘿拉大人並不在附近,於是問了一下提米:「你有沒有看到蘿拉大人?」

提米抓抓頭,有點困擾地說:「她在我夢中跟我說,要我們先自行在威爾村迎戰聖殿騎士團,敵人有五十人。」

我覺得有點棘手,想到人類的武器是火槍,其實算相當強力的武器。

但自從蘿拉大人賜予我魔法的加強能力後,我能使用風屬性的強力護盾,應該可以在自己與提米周遭製造可以打亂子彈飛行的狂風。

「提米,我們來商討戰術」我有點嚴肅的說:「你有拿武器,敵人第一個目標一定是對著你,你要用武器擋住所有子彈,應該沒問題吧?」

「老實說我覺得有點難。」提米搖搖頭,說道:「子彈飛行的速度太快了,我看不清。」

「我會用狂風的護盾,在你的週邊。」我解釋說道:「子彈到你週邊的時候就會像失去速度般的停下來,你只要將它們打落,製造出你打落子彈的假象就好了!」

「這樣敵人會將所有的火力都朝向你。」我開始規畫作戰計畫:「並且可能採取近身戰鬥,我會在敵人衝到你面前之前用魔法大量削減敵人人數。」

「剩下的敵人就只能靠『天國光輝』來抵擋了。」我為我自己製作的戰鬥計畫表示滿意,說道:「這樣應該可以擊敗敵人。」

「的確!」提米點頭承認說道:「我覺得這個計畫應該相當可行。」

我們先去參觀了一下威爾村,這個村莊是以採金礦為主的礦業都市,西方有小型漁港。

但多半的人都是礦工,在嚴酷的環境下採礦,吸著有害的空氣,領著微薄的薪水。

而收入多半被地主領走,地主在王都都過著奢華的日子。

這就是一個不公義的狀態,我很希望蘿拉大人能介入一下這種不公義的事。

我不明白為什麼坎特可以忍受他的創造物受到這樣不公義的對待。

但威爾村的村民多半不是太虔誠的坎特信徒,如果遭到這種不公義的狀態還能維持信仰,恐怕只能說是聖人了 。

他們對我們兩名陌生人並不會不友善,但盡量是保持距離。

誰都不想惹禍上身,尤其感覺我們是在逃命,所以不願與我們太親近,以免被牽連。

我們還是借住了一間空屋,度過了接下來的幾晚,直到一天黎明升起,地平線的彼端出現了車隊。

大約五台的煤油車隊,是大型的車輛,一台上乘載包含駕駛員共十人。

每個人穿著金屬鏈甲,胸前都有盾牌的紋章,他們就是我們的敵人,聖殿騎士團。

我和提米為了不波及村民,到空地上去應戰,提米站在我左方十五公尺處。

我開始施放風屬性的「終極風阻」在提米和我的四周,這樣火槍的子彈到四周都會因為風的阻力而無力化。

提米則是雙手緊握著「天國光輝」,這把巨劍在攻擊的模式下是不會有偽裝的。

我則事先詠唱了一段終極魔法「創世晶球」,它可以將範圍十米內的球型,主觀認為邪惡的對象蒸發掉。

這是我可以用的最強魔法,我再詠唱了幾段「多重火球術」的魔法。

詠唱完三十分鐘內只要憑著意念就可以施展,所以先詠唱好絕對沒錯。

我的魔力量大概也只能承擔這些魔法的消耗,這都要多虧蘿拉大人把我魔力量大幅增加。

聖殿騎士團在距離五百公尺的地方停下車,快速的下車佈好陣型,他們的火槍是較長的步槍,所以有趴著、蹲著、站著三個姿勢的陣型。

提米開始向敵人衝刺,大聲的嘶吼,但我覺得他有點像小貓在亂叫。

然後聖殿騎士團開始一齊開火,但子彈到提米面前全都無力化,提米用蘿拉大人賜予的敏捷能力,將它們一顆顆打落地面。

這舉動讓聖殿騎士團成員全數都嚇了一跳,我的「創世晶球」也準備好,一口氣就在聖殿騎士團的陣型中央開了一個圓形的洞,三十名的聖殿騎士團成員回去找坎特了。

剩下二十名聖殿騎士團成員,裝上了刺刀,準備開始肉搏戰,但我早就準備好「多重火球術」,所以十六個火球飛向了十六個聖殿騎士團成員,想當然,他們也回去找坎特了。

剩下四名聖殿騎士團成員在到底該撤退還是該繼續打的狀態下被提米逼近,提米用宛如迅雷的劍術,將其中三名劈死,留了一名倒坐在地。

但那名倒坐在地的聖殿騎士團成員在倒下之前,朝著我的頭開了一槍。

子彈擦過了我腦袋左方一公分處,我嚇壞了,我不知道我的風屬性護盾已經失效。

我與死亡只差了一公分,頓時腦中有很多的記憶一閃而過,我不想忘掉的記憶。精靈島嶼的記憶,和提米的記憶,和蘿拉大人的回憶等等,我跪坐在地上發抖,兩行眼淚流了下來,我發現我好害怕死亡。

提米怒吼地和他說:

「回去告訴你的主子,別再派人來送死了!」

然後他就哭著邊跑邊爬回到一台煤油車上,開回王都恩雅的方向。

這時突然有隻手拍了我的肩膀,我回頭一看,是蘿拉大人!

我破涕為笑的抱著她,她也高興的抱著我,她一直摸著我的頭。

「我就知道妳們可以做到保護自己!」蘿拉大人高興的說:「如果敵人只是人類的等級,我出手就相當不識趣。」

「我好想妳喔!我剛剛差點死亡了」我一直用臉磨著蘿拉大人:「可不可以答應再也不要離開我了?」

「好吧!我答應妳!」蘿拉大人摸摸我的頭說:「妳真的好黏人好可愛!」

「她把敵人殺剩下四個人而已!」提米不滿的說:「我都沒表現的機會!」

「好啦!好啦!」我不太想理會的說:「下次多留幾個敵人給你殺好了!」

「我很好奇妳們為什麼願意殺敵人了」蘿拉大人說:「殺人不是罪惡的嗎?」

「如果不殺對方我們就會被殺。」我輕聲的說:「那罪惡的一方並不是我們吧!」

「似乎有點道理。但也許妳可以想更多更深。」蘿拉大人深深的思考。

「我們往北方的草原前進吧!」蘿拉大人提議:「我想在那邊創一個種族。」

提米似乎有話想說,畢竟他只能步行太累了,所以蘿拉大人就憑空變出了一台煤油車。

看到這等神跡,威爾村的村民都想要膜拜蘿拉大人,但蘿拉大人拒絕了。

但蘿拉大人似乎知道什麼似的,走之前跟他們說:「後會有期!」

我在煤油車的副駕駛座看著窗外的景色,回想了一下在王都和蘿拉大人一同經歷的過程。

輕小說連載-創世神-第二章-精靈島嶼

輕小說連載-創世神

往前章節回顧:第一章-王都恩雅

精靈島嶼

睡夢中,我回到了精靈的五芒星狀島嶼,「精靈島嶼」是蘿拉大人賜給我們島嶼的名字,也稱我們為「精靈族」。

島嶼聽說在人類的「神賜大陸」西邊,只是聽蘿拉大人說過,我們精靈族並沒有跨越海洋的欲望。

在這個島嶼上,有著一萬名精靈,分成五個部族。

我是屬於光精靈的部族,部落在島嶼的最北方尖端。

房屋是使用石頭配合魔法搭造的,形成一個圓球的形狀。

我們光精靈族特別喜歡圓球形狀的房屋,提米的火精靈則是木頭搭建的四方體型狀。

眾多精靈中我和提米處的最好,我比他早被創造,他將我視為他的姊姊一樣。

我們精靈是永生不老化的種族,也沒有生育的需求,所以理論上有永恆的時間可以享受生命。

我們被創造出來的時候的樣貌就大約是人類十六到二十歲的樣貌,從此就不再老化。

我很喜歡和提米去攀爬「聖山伊斯提爾」在高處看島嶼與海的風景是我的一項樂趣。

光精靈的飛行能力跟風精靈相當,幾乎可以無限制的在空中飛翔,提米是火精靈,他只能在空中停留約半小時。

所以爬聖山的時候基本上我都是用飛的,只有提米用爬的。

島嶼有廣大的森林,長滿了我們稱之為「靈克伍斯」的樹,就精靈的方言為「存在靈魂」的意思。

它們高大直挺,樹枝也長得相當粗,適合用於建材。

我常常飛到它們的最頂上樹枝去眺望遠處。

我和提米會比誰爬樹爬的高,幾乎都是我贏,但提米總是想挑戰,我幾乎是用飛的,從來沒讓他過。

這一天,人類的偵查船前來我們的島嶼,我早在地平線的彼端就看到了。

我立刻下山去警告部族的精靈,透過魔法的警備網路,消息很快在整個島嶼傳開。

蘿拉大人詢問水精靈的元老是否應該開戰,但水精靈的元老並不想要有戰爭。

我們精靈族全體都不想要有戰爭。

對我們來說,戰爭是惡的,殺戮某些程度也是惡的。

偵查船在島嶼的東邊尖端的港口登陸,幾名士兵手上拿著火槍,護衛著幾名傳教士上岸。

傳教士帶來了宣揚唯一神「坎特」的經典數本,要求我們精靈族歸化成為「坎特」的信徒。

蘿拉大人只是遠遠的在看著我們精靈族與人類的互動。

對於不同種族,可以用同樣語言與文字,我們感到相當驚訝。

但我們精靈對於「坎特」的信仰完全不能認同,所以嚴詞拒絕。

在傳教士安全回到船上後,拿著火槍的士兵宣告,將調派軍隊來討伐我們,在我們的怒視之下上船離開。

那時候我們並沒注意到他們的船是鐵殼製的,並且是以蒸汽為動力,比起我們精靈的科技高上好幾個世代。

我們精靈五族的元老在會議後決定向人類開戰,開始砍伐樹木製造戰船。

我們向蘿拉大人請教製造小木船的方法,決定讓小木船可以搭載五名精靈。

最後端的水精靈透過魔法控制水流決定船的行經方向,最前頭的火精靈可以用火球攻擊對手,船中央三名闇精靈弓箭手全部搭配有「觸碰即死」屬性的魔法箭頭。

總共二十五艘船,七十五名精靈在海中迎戰對手,海港上一列一列的遠距離攻擊部隊陳列,我們訓練了相當久。

我身為光精靈,並沒有對人類相當強的魔法攻擊能力,所以我被安排在部落中,等著其他精靈的捷報。

但捷報始終沒有傳過來,反而來的是人類登陸後撲殺精靈的包圍網。

提米先是在西南方的部落待命,但他趕過來將我帶往聖山的方向逃走。

我們先一步逃走,所以人類的包圍網並沒有阻止我們的前進。

最後,我們在「聖山」遇到了蘿拉大人,一切就到了現在。

現在,蘿拉大人要我們展開後續的生活,我覺得對過去很不捨,在精靈島嶼的悠閒生活將遠離我而去,未來不知道是如何,我實在覺得有點膽怯。

我夢到一半醒來在思考這些問題,哭了很久也哭得很累了,有點厭倦了哭泣。

我不知道我能做到什麼,但做一名只能哭泣的精靈我是絕對不想要,所以我開始思考一下後續的生活。

我看到提米也醒著,所以向他搭話了一下,我們精靈即使三天不睡覺都不會覺得累。

「提米!」我悄悄的說:「你覺得我們後續的生活會變成怎樣?」

「我想應該還是陪伴在蘿拉大人身邊吧!」提米搖搖頭表示不太清楚說道:「反正蘿拉大人是我們的創作主,陪在她身邊也理所當然。」

「會不會過不久蘿拉大人就不要我們了呢?」我擔心的說:「我在來這裡之前從來沒有思考過生命的意義,畢竟我們是長生不老的。」

「但現在威脅隨處都是」我有點害怕的說:「假如蘿拉大人拋棄我們,我們就一定會死亡了,現在才感覺到生命的片刻有著很大的重要性。」

「但要追求什麼,我還是不知道。」我搖搖頭,說道:「我真希望能像蘿拉大人一樣是『全知』。」

「也許這趟旅程下來會變成,我們在尋找自己的生命意義的旅程。」提米似乎有點困擾的說道:「旅程的最後會有什麼,只有在過程經過了後才會知道吧!」

我發現提米意外的講了一句很深奧的話,有點不像他的風格,感覺他總是不經思考就行動的類型。

「提米,你啥時變的這麼會運用大腦了啊?」我好奇的說:「印象中這句話應該是從我嘴巴裡講出來才對,呵呵!」

「我本來就很會用大腦好嗎?」提米似乎有點生氣的揮揮手,說道:「妳別忘了是我來帶妳逃往『聖山』的

「好啦!不要生氣!」我笑笑的說:「我只是對於會動大腦的提米不太習慣而已。」

提米已經將頭轉過去面向牆壁不理會我了

是啊!也許要經過很多的過程才會知道結果有什麼!

最要緊的是要注意不能被蘿拉大人拋棄掉才是,一定要一生都跟著她。

我這樣想著,又繼續進入睡眠。

在這次的睡夢中,我遇到了蘿拉大人。

由於蘿拉大人的形象非常清晰,所以我立刻意識到是蘿拉大人到我的夢中來了。大概是蘿拉大人讓我在夢中能保持清醒時刻的理智,所以我才能意識到這樣吧!

「依莎娜!」蘿拉大人笑笑的對我說:「你想好妳接下來要做些什麼事了嗎?」「我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我搖搖頭說道:「但我想花接下來的時間去追尋生命究竟有什麼樣的意義。」

「這是我在精靈的島嶼上從來沒想過的事。」我有點激動的說道:「由於之前有永恆的生命,所以即使生命不追尋任何意義都無所謂。」

「但現在不一樣了。」我感覺有點哀傷的說道:「痛苦與恐懼一直伴隨著我,我隨時都可能會喪命在人類的手上。」

「所以我想在有限的生命裡。」我堅決的說道:「我要找尋我能以此依靠的意義。」

「也許生命的意義比你想像的簡單很多喔!」蘿拉大人好像已經知道答案似的笑著說:「在追尋的盡頭,也許你會發現你追尋的意義早就在你面前了。」

「但我鼓勵妳這樣做!」蘿拉大人燦爛的笑了,說道:「如果擁有知性,沒有反省的生命是不值得活的,至少我是這樣認為。」

「好好的休息吧!」蘿拉大人身型開始漸漸的變成透明,說:「接下來我要讓妳看很多很多的世界上的事情,妳一定會從中有所感觸,至少我的『全知』是這樣告訴我的。」

「蘿拉大人!」我誠懇的說:「不能用妳的『全能』直接讓我了解生命的意義嗎?」

「我覺得自己尋找會比較有趣。」蘿拉大人已經完全變成透明了,這個聲音是從空無一物的黑暗空間中傳來:「如果要妳論述一個申論題,妳只提供一個簡單的答案,這個感覺一定讓對方很差吧!」

然後,我的意識就開始混亂了,我又回到了精靈的島嶼上,至於夢到了什麼,隔天醒來,過了三十分鐘後我全忘掉了。

我醒來後向提米道歉,提米說他也沒在意,他說反正我嘴上就是這樣刁鑽。

我聽了反而有點不高興,不過既然是要道歉的,那就算了。

我希望提米陪我一起尋找人生的意義,提米陷入了沉思。

「我其實沒有想太多。」提米說道:「我只是想跟著蘿拉大人而已。」

「但蘿拉大人都要你尋找人生的意義。」提米抓抓頭後說道:「我覺得自己被忽略掉了!開玩笑的我覺得應該要幫忙妳才對。」

蘿拉大人突然憑空在我們中間出現。

「蘿拉大人」我驚恐的說:「請不要突然出現嚇我們好嗎?」

「抱歉!」蘿拉大人吐吐舌頭說道:「我忘掉妳們不知道我會從這裡出現。」

「提米!」蘿拉大人轉向提米說:「我知道你對於生命的意義這問題比較沒有興趣。」

「但我希望妳能和依莎娜討論。」蘿拉大人繼續說道:「有時候有對象能討論才能突破自己受限的盲點。」

「至於你保護好自己就好。」蘿拉大人有點壞心的說:「依莎娜現在其實比你還強,所以不要為了依莎娜逞英雄。」

「妳們再休息個兩天。」蘿拉大人有點半命令的語氣說道:「我想帶妳們去王都逛逛。」

於是接下來的兩天,我與提米、莉耶和蘿拉大人,非常輕鬆的度過了。

後一章節

第三章-異端審判

輕小說連載-創世神-目錄與作者序

作者序

花貓一開始寫這篇文章的時候只剩下一個多月就要滿34歲了,打算今年除了音樂以外要連載完這篇輕小說。 這部小說其實已經寫完且校正完五次了,但基於花貓的完美主義,想要再慢慢的校正一次,甚至會修改一些劇情,根據花貓最近看了很多的動畫及電影以後的編劇想法。 小說主要以輕鬆休閒為主軸,應該沒人寫過「全知」及「全能」但非「全善」又有自我意志的創世神的小說,而這個創世神竟然只是配角而已,這就增加了寫作的難度。 既然已經「全知」又「全能」,反派又要如何的生存呢?畢竟創世神只要有這意思反派直接連存在不會存在了,這就是小說有趣的地方之一。 再者,這是一部沒有男主角的輕小說,女主角-依莎娜,在頑皮的創世神旁邊,究竟會發生怎樣的事情,這也是可以期待的部分。 這部有點牽涉到一點哲學理念,世界的觀念並不如同一般來說的輕小說一樣,並且試圖將柏拉圖的理型論「硬塞」進來,存在是一種現象,靈魂又是什麼?概念嗎?所以如果將世界劃分成:現象界、概念界與理型界,故事會怎樣發展呢? 但不會有很艱深的哲學理念,並且作者抱持著一些歷史、哲學與人文的思想,將這些東西融入小說中,算是花貓34歲的輕小說代表作了吧! 還請移駕去下面目錄的喜歡章節欣賞,有任何建議都可以直接在部落格上留言,但為了防止垃圾留言,留言會經過審核才會顯示,因此如果沒顯示請等花貓看過不是垃圾留言,多半都會顯示。(垃圾留言指的是程式自動發送的廣告留言)

目錄

  1. 序章
  2. 第一章-王都恩雅
  3. 第二章-精靈島嶼
  4. 第三章-異端審判

輕小說連載-創世神-序章

序章

這是一片火海,燒得很旺,黑夜的森林如同白晝一樣的光亮。

樹群著了火,一棵一棵的傾斜地倒了下來。

我努力地跑著,一步一步地跑著。

地面的雜草也都冒著煙,濃煙充滿了整個大氣。

燒焦的味道,與四處飄蕩的血腥味讓我幾乎換不過氣來。

我不斷的跑著,身旁是與我相處了三十九年的火精靈提米。

他有著尖尖的耳朵,偏於瘦但結實的身體,紅色的頭髮與眼眸,看似涉世未深的青年,穿著火精靈專用的紅色甲冑,是以鐵片拼湊而成後染色的,背後有兩片淺紅色半透明的翅膀。

我們不斷的向森林的深處跑去,只希望蘿拉大人能伸出援手。

但為何這個時候蘿拉大人選擇袖手旁觀呢?

明明蘿拉大人在這三十九年間,對我們的要求是有求必應。

我眼淚不禁緩緩地流下,我的好友們大部分都在人類的那場搶灘中戰死了。

其他的親友也都在人類登上陸地後慘遭屠殺。

我被安排在離登陸最遠的村落中留守,所以可以倖免於難,但翅膀也被鐵塊打出了幾個洞,鮮血讓我潔白的翅膀染成了淺紅色。

我們只是不願意和人類信仰他們的唯一神「坎特」而已。

為什麼我們需要遭到這樣的對待呢?

蘿拉大人究竟現在在何處呢?

我跑著跑著,被樹根絆倒了。

泥土沾滿了我身上的衣裳,提米將我扶起來。

我穿著光精靈女性喜歡穿著的白色連身裙,但現在已經變成灰色的了。

「繼續跑吧!人類的包圍網正在後方!」提米急迫地催促我站起來:「站得起來嗎?站不起來我背你。」

不斷的聽到後方有傳來精靈的慘叫聲,人類對他們所謂的異教徒真的完全是毫不留情。

他們拿著我們從未看過的長條型武器,尖端會噴出火焰,飛射出的鐵塊具有致命的穿透效果。

他們用這樣的武器打敗了蘿拉大人傳授給我們的眾多魔法。

最後,在「聖山伊斯提爾」的山腳下,我和提米發現了蘿拉大人。

「聖山伊斯提爾」是這座五芒星形的島嶼最中央的高山,這座高山的山頂是潔白的積雪。

因此我們給了它「聖山」的稱呼,「伊斯提爾」在精靈的方言中代表讚美神的意思。蘿拉大人正垂著頭,想必是在為我們的遭遇而感到傷心。

她看了我們兩個一眼,說:「看來倖存者只剩妳們兩位了!」

她外表是一位人類女性,有著脫俗的外貌,令人想到優雅的舞者,金色的頭髮與藍色的眼眸,身穿藍色邊框白色底的洋裝,腳踩著黃色的高底鞋。

和這個戰場完全不相襯的一個樣貌,她一塵不染的站在我前方。

蘿拉大人是創造了我們精靈族的「創世神」大人,自稱具備「全知」與「全能」的神。

她神色看似哀傷地說:「沒想到我給予妳們自由發展的權利卻害了妳們,真的抱歉

我和提米立即下跪,我向蘿拉大人說:「沒這回事,蘿拉大人是我們的存在意義,即使為了蘿拉大人而死,我們也不會有意見。」

這句話大半是謊話,我很想活下去。

我說的說著又哭了出來,蘿拉大人似乎有發現這一點。

她說:「這座小島、精靈的屍體與侵入者,將從這世界直接被我抹消掉!我現在相當悲憤!」

「然後一切都沒事了,我們去人類的王都『恩雅』吧!」

我還來不及問任何事情,周遭的景色就產生了異變。

我緊緊的抓住提米,提米也抓著我不放手,我相當害怕,提米也在發抖。

只覺得眼前景色開始旋轉,接著一片漆黑,我便昏了過去

下一章: 第一章-王都恩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