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rge Image Sidebar Both

Check out our Latest News!

久違的踏出一步

昨天,我和一名社工,暱稱叫做小亮,是一名很活潑的女社工,去幫會所做採買,主要是要採買辦公用品及廚房用品。 這是我一整年躲在家後第一次實體店面採買必需品。所以是久違的踏出第一步,這也是我參與會所以後成長的最明顯的部分。 現在我還沒辦法自己出去較遠的地方購物,但和信賴的人,就沒問題,但之前即使是和我媽,也沒辦法到有段距離的地方購物。 只是東西實在有夠重,小亮一直要幫忙拿,但說真的,我也有我的矜持,我不可能在我在的時候讓女性提這些重量的東西。因此就一路從士林捷運站,到芝山捷運站,很輕鬆地走回會所。 這也讓我發現我並非向自己想像的那般失能,我有很多部分的能力都沒喪失,我中途自己買了一個電池和一條音源線,因為是成果展可能會用到的,結帳也一點問題都沒有。我的肌力雖然變弱但也還提的動必要的東西,因此我並不是在逞強。 最後因為星巴克在買一送一,我和小亮決定犒賞自己去買兩杯星巴克一人一杯。其實我是有點想請小亮一杯星巴克,但我知道這會讓她有點感到不受尊重與小看她。 這也是我成長的部分,以往都只是用金錢表達感謝,但我覺得那是很敷衍的,錢出了就打發掉對方了。其實感謝有很多種表達方式,所以我現在正在學習。 這社會愛與包容太少了,對他人的感謝也太少了,大家都不願意給予這些。那為何不從我自己做起,把愛與感謝和包容傳出去呢?    

星辰會所參與日誌-2020.11.25

今天不給一個標題,因為標題很難下。一早就去星辰會所參與工作日,但我最近的課題是學習偷懶,我往往把自己逼得太緊,因此我需要知道偷懶也是不會產生嚴重後果,才能適當的調整自己讓自己不要一下子就把體力耗光。

下午發生了一件事,事情的原委我不能說,未經過當事人同意,但在會議中的討論中,產生了很多的困惑。因此到凌晨都還沒睡,想將自己沈澱一下,困惑帶來沈重,沈重帶來苦痛。

有些事情雖然規則訂的是那樣的清楚,但是否能有一個轉圜的空間,我在過去是黑白分明的人,但現在只覺得很多人事的事情,黑和白不能解決問題。

討論誰對誰錯也都沒有意義,重點是在事件發生後是否能自省,蘇格拉底說沒有自我檢視的人生是不值得活,依照原文脈絡,他的檢視並不包含深刻的沈思與反省,只是稍微的思考自己想要什麼,人生的目標與意義。但儒家有「吾日三省吾身」之類的「憂患意識」,是否我能以此為標準,深刻的反省與檢視自己的內心?

當我說出我的論述時,我只覺得我是這樣的冷酷無情,以往奉行的效益論在此完全不管用,牽涉到弱勢族群的時候,效益論是最殘酷的理論,最大多數人獲得最大幸福的宗旨,那少數人勢必將被邊緣化與忽略掉。

愛與包容是否能無限上綱,這也是一個很好的議題,儒家提倡等差的愛是有理由的,那個相當符合人性。像宗教聖徒般或墨家的「兼相愛,交相利」,那其實是違反人性但又那樣的讓人嚮往。

這世界病了,我想病的不是我而已。殘酷的是資源的分配與時間和人力的機會成本,我至今仍沒有任何答案,但我想這也許是可更深思的目標。

當我不能無條件的包容與體諒他人時,我怎能面對那些當初無條件的包容與體諒我的人呢?這也是讓我感到沮喪的最主要原因。

新的部落格開始經營

這個部落格,主要是要放一些我的作品,與我在星辰會所的一些活動日記。

已經很久沒有架設非營利的私人部落格了,我本身是一個職業部落客,收入還可以,但不想在這裡連結到我做生意的網站。

只能透露說我的那個網站請國外專業的人的估價,真的不少錢,所以要說成不成功,我覺得自己已經盡力了,沒辦法成為頂尖部落客是真的,因為我能參加會所,代表我有身心障礙手冊,而且是精神障礙。

因此我受限相當多地方,沒辦法盡情地發光發熱,所以我並不覺得當不到頂尖部落客是一件挫折的事情,反而我覺得能當部落客的前端族群已經讓我對自己的運氣感到很滿意。

我本身對於文字相當在行,對於音樂也算有些研究,因此這個部落格主要會以在星辰會所的日誌,與我在星辰會所的這段期間的創作,和整理之前的創作為主。

如果有照片皆經過本人同意,名字皆會以代號或暱稱取代,為了保護當事人,我也為了保護自己,不會公佈自己的名字。

疾病部分之後會有一些文章詳細的描述我的人生經歷,我並不覺得講這類的東西是一件羞恥的事情,敢面對問題,想辦法解決問題,並且整理問題後還有條理的敘述出來,並且大膽的在網路上公開,我覺得這點我自己為自己感到驕傲,我相信沒有精神疾病的人在處理人生問題的時候,能用這種態度面對的人也並不多。

最近跨出了重歸社會的第一步,我相信這步並不會白走,這一步雖然小,但對我意義非凡。

2020.11.09 新的開始,勇敢的一步

這篇不是當日寫的,是回憶性質的日記。

在上週五(2020.11.06),接到星辰會所的社工打來的電話,通知我星辰會所已經開放了,我原本以為對方會完全忘掉在展覽時留資料的事情,這讓我相當感到意外,因此既然對方有心邀請,那我就應該要勇敢踏出自己的第一步才對。

我在這之前已經一兩個月完全沒踏出家門,一年沒有自己走出一樓大門過,即使有都是我爸專車接送或者我媽陪同。而我這次是挑戰自己一個人去探險,老實說若非當時在輕微躁症狀態,也不會有這麼大膽的決定。

我其實在這之前已經抱持著這輩子大概就是這樣的心態,老實說我收入並不低,我靠聯盟行銷,不只可以養活自己,還可以存一筆小錢,買任何自己會想要的東西。(我用字很謹慎,會想要不代表任何東西都買得起,只是我剛好滿足的了自己對於物質的要求而已,比如我不會想要買超跑,我也買不起超跑,但不影響「我買得起任何我想要的東西」這命題。)

一到星辰會所發現三名年輕的社工,寫這篇時還沒有問過是否可以提及她們的暱稱,因此用社工一號、社工二號、社工三號(順序不具有重要性,只是跟我第一次講話的時間先後排序),社工一號和社工二號帶我參觀環境,印象深刻的是門口壁畫的圖。

圖裡有很多的小魚,與一隻鯨魚,還有滿天的星辰。她們解釋那張圖,說大家都是小魚,希望有一天可以成為大鯨魚,最後飛上天空變成星辰。這點我倒是抱持著不同的看法,為何小魚一定要變鯨魚?

我不是鯨魚,但我以我當小魚為榮不行嗎?身形的大小與物種的種類,是天生決定的,我覺得我們應該要認清楚生下來是怎樣,然後盡情發揮自己的能力就好了。這是我最近得到的一個心得(星辰會所說明會結束後沈思得到的結論。):把事情做好並不是應該要求的目標,好好去做才是重點。

要變成鯨魚最後變成星辰應該不是目標,重點在於我們有沒有好好的當代表自己的那隻小魚才對。

然後我就加入準會員,和社工三號聊了很多,社工一號和二號也在旁邊。她們給我的第一個感覺很友善,雖然稱讚我因為過去的悲慘經歷,直覺地認為都是虛偽的,不過這是我的問題。

然後就開始了到今天為止每天像上班一樣通勤往返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