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在星辰會所十二月份行事曆上投稿的詩,說真的我還沒看過行事曆長怎樣,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放出來。

這詩是在28歲回東吳商學夜間部晃晃時躁症發作寫的。

【戲】

幕升又幕落,
這人生就宛如一場看似結束不了的戲,
戲子們夢著別人的夢,
最終幻化為一縷輕煙,
輕煙裡帶著說不出的沉重。

而我不是觀眾,
整個舞台是我呈獻給世界的禮物,
台下的掌聲是我存在的證明,
當人散盡後,
藍不了的天不會為我而哭,
白不了的雲正下著雨,
無止盡的時間繼續奔馳,
下一齣戲將要開始,
留下了無人知曉的回憶還給歷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