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說散文-心路歷程

論說散文-心路歷程

關於這篇論說散文

論說散文寫的時間是我剛到星辰會所的時候,那時的理想和現在的理想是不一樣的,當時是想開公司為了精神障礙者提供過渡性就業。但經過長時間的摸索後,發現自己是對音樂有熱情,且對為了精神障礙族群發聲而表演有熱情,也許花貓沒有這麼偉大,為了精神障礙族群發聲也只是我自己空想,但花貓認為透過自己這個個例,多少還是可以鬆動一些所謂的「一般人」或者「心智健全」的人的一些根深蒂固的既有觀念。這個比起開公司來得有意義多了,且有熱情多了。

這篇文章主要是寫我發病以後一些大略的過程,詳細的部分,過一陣子時間安排好,打算開始寫自己的故事。

心路歷程

如天地驟變般,十六歲的那年,我病了。也許病變最開始是在更久以前,但當察覺到自己的異樣時,我已經病得不輕。我有相當罕見的躁鬱症,伴隨著相當高功能的自閉傾向及焦慮症、強迫傾向與亞斯伯格特質,雖然多數是後來漸漸診斷出來的,也有相當多符合人格違常的部分及一些難以釐清的情節,如最後一次入院的原因:「救世主情節」。

探討為什麼病了,這從精神疾病研究觀點其實有意義,但從個人的觀點來說卻沒意義。因為已經是既成事實了,我應該怎樣面對自己的疾病才是重點。起初,我以為我的疾病控制的很好,事後證明都是不斷地躁症發作,做出各種失序行為,但當時真的以為自己很好。

我因為領有身心障礙手冊,因此就不用當兵,十八歲的那年便以程式設計師的身份去職場,十九歲的那年我隻身一人到上海,管理上海分公司,職位是經理,即使上海分公司當時僅有幾人。並且擔任公司技術長,帶領新的團隊使用微軟當時的新技術開發一個五十萬新台幣的專案。

我做到了,但也漸漸的脫序的越來越嚴重,在上海的半年,我可以週五下班後,到週一上班同事來到公司,我都在工作,因為我需要承擔整個專案的成敗,尤其我有自戀性人格違常,我不相信任何人的實力可以作到比我做得好。

最後,覺得職場累了,我想要回去念哲學,因為我一直對哲學很有興趣,我以社會科一級分之差沒通過台大哲學的第一階段篩選,政大哲學正取的結果,選擇了跟我思維模式最接近,分析哲學較強的東吳哲學系。這個決定我不後悔,但接下來導致了我躲在家中一整年的結果。

在東吳哲學系的時候,我像在職場一樣盡情的表現發光發熱,結果導致同學的眼紅與排擠,因此我兩次的休學,想要重來一段新的人際關係,但舊的包袱會帶到下一屆去,壞話總是會有傳承的,最後只好退學。

爾後我又工作幾年,等認識我的人都畢業,繼續在哲學系旁聽,卻發現年紀代溝與哲學系的程度低下,當我在課堂上跟教授討論一段課文是教授不知道該怎樣解釋時,我提供的是教授完美接受的詮釋,但別人只把我當成腦子有洞的神經病。

傷口越來越多越來越多。最後我找到了網路聯盟行銷的生意,且做的還算有模有樣,真的感謝上天,我躲在家裡每天等著收入進來,過著提心吊膽的日子,連在家裡講話,走路大聲都不敢。叫外送,只敢叫能評分外送員的外送平台,而且一定要送到家門口,有時甚至焦慮嚴重連外送都不敢叫,只能餓著肚子吃藥強迫自己睡覺。

我的人生頓時陷入無止盡的黑暗泥沼,我不知道未來要何去何從,每天的被動收入,不會讓我有任何的信心,反而在讓我擔心當這個收入沒有時到底該怎麼辦?事情這樣下去,我活著真的比死了還要痛苦,對我來說,死很容易,活著,很難!

最後在我一次躁症發作,躁症時勇氣會大增,我接到會所社工的邀請電話,我盡力地等到隔週的週一,迫不及待地就直接衝到會所想看看有沒有任何的轉機。為何要迫不及待,因為如果讓我深思熟慮,我又退縮了,所以要一鼓作氣,不然再而衰,三而竭。

來到這邊,會所的人相當親切,我發現事情沒有我想像中的糟糕,我原本以為會是很嚴肅的場合,結果那個輕鬆感,加上躁症時的不自主的自在感,讓我覺得,好像在汪洋的大海中,沒有一座燈塔願意為我指引方向時,原來天上還有星光,我開始循著這條路前進。

過程仍然進進退退,不像十八十九歲的時候那種病態的一路順遂。我在大家得鼓勵下,漸漸恢復自信。傷口,沒有好!一輩子不可能好!但我下定決心,一邊忍著傷口,一邊學習處理傷口,面對傷口。

因此我在此寫下這篇文章,因為我從跨出第一步以來,沒有一天缺席會所的活動,即使有因事情下午才到會所,但我從來沒有中斷。我能自己出去買東西吃,能自己扛著每天疲憊不堪的自己走路回家。

會所參與從來不會輕鬆,現在的狀態,比我當時十九歲在上海工作還辛苦,但我知道這是一條走不完的路,我不能不走下去。「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仁以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後已,不亦遠乎?」

爾後,我立下了一個遠大的目標,這個目標是我一直以來的理想,我想要繼續的前進,繼續的成長。最後,我要開一間小型的公司,專門做軟體專案,然後在收支上軌道後,為星辰會所或者其他的會所,提供過渡性就業的職缺。

這也許只是一個瘋狂的人的突發奇想,但誰能證明我無法完成呢?世界上只有兩種狀態可以證明我的失敗,第一個是時間證明了,第二個是我放棄了。我曾看過一部電影,有一句台詞翻譯成中文是這樣:「奮起吧!再次奮起吧!直到羔羊成為了雄獅為止!」

努力,只是一個開始,但「把事情做好」永遠不是應該的目標,好好去做,成敗交給天決定,這才是我現在想面對一切的態度。

Share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